诗和远方

转山转水不如转自己🙏

巟宴:

枯枝败叶 折鼎病琴 老妇眉目 糟糠之妻


枳岛夏树:



喜欢经历过岁月打磨的东西


你这一走 就别再回头了

杜康九:

“你这一走,就别再回头了。”


“往前看 别回头 ”










她只能隔着窗儿望我一望,或是设法在我走去的时节,和我笑一笑。这一次,她就象一个小猫遇上了个好玩的伴儿;我一向不晓得她“能”这样的活泼。在一同往屋中走的工夫,她的肩挨上了我的。我们都才十七岁。我们都没说什么,可是四只眼彼此告诉我们是欣喜到万分。我最爱看她家壁上那张工笔百鸟朝凤;这次,我的眼匀不出工夫来。我看着那双小绿拖鞋;她往后收了收脚,连耳根儿都有点红了;可是仍然笑着。我想问她的功课,没问;想问新生的小猫有全白的没有,没问;心中的问题多了,只是口被一种什么力量给封起来,我知道她也是如此,因为看见她的白润的脖儿直微微地动,似乎要将些不相干的言语咽下去,而真值得一说的又不好意思说。













太阳已往西斜去;风大了些,也凉了些,东方有些黑云。春光在一个梦中惨淡了许多。我立起来,又看见那片暗绿的松树。立了不知有多久。远处来了些蠕动的小人,随着一些听不甚真的音乐。越来越近了,田中惊起许多白翅的鸟,哀鸣着向山这边飞。我看清了,一群人们匆匆地走,带起一些灰土。三五鼓手在前,几个白衣人在后,最后是一口棺材。春天也要埋人的。撒起一把纸钱,蝴蝶似的落在麦田上。东方的黑云更厚了,柳条的绿色加深了许多,绿得有些凄惨。心中茫然,只想起那双小绿拖鞋,象两片树叶在永生的树上作着春梦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微神







不行,我一定要画一次台丽……台丽……


曼丽就是白月光,和蔺晨一样在我心里就是白月光……


(虽然她是“黑寡妇”)




我好久好久没这么喜欢过一对BG了,爱来得太突然。

杜康九:

  反正你喜欢的人又不是喜欢你的人

杜康九:

  感觉很努力,实际上东奔西顾,庸庸碌碌。


  简直就是我的人生写照。

恰好一点提示

杜康九:

01.你看到的总是比亲手摸到的要浅,这是眼睛的骗局。


02.距离让你看到看不到的。围绕着看,俯视,实在不行就,蹲下看,跪下看,趴下看。下降到深处便有山和海。那是最本质的东西。


03.黑夜会让人关注的范围变小,所以需要有光。


04.要不断尝试,不要因为自己思考出的东西,在别的书本里早已出现而羞耻,你的感悟和别人的感悟所到的终点是不同的。


05.即使知道人体全部骨头和肌肉的数量、位置、生长轨迹,也不知道灵魂藏在肉体的哪一处,大概是锁骨锁住灵魂不让它溜走,大概是第七脊椎标示着它还在体内,大概是脊椎昭示着他还未销殒吧。

局长:

隔壁部门领导中午在食堂门口摔了一跤,五体投地那种。我赶紧跑回办公室,关上门笑了五分钟。

舒帆:

我 們 在 深 夜 離 開 拉 薩 。 天 氣 很 冷 , 但 是 星 月 皎 潔 ,


我 記 得 星 子 閃 耀 生 輝 , 這 是 我 後 來 在 全 世 界 任 何


地 方 都未 曾 遇 見 過 的 景 象 。



随笔

舒帆:

昨天晚上做梦,梦到好几个同学,醒来一想才发现有几个是初中同学有几个是小学同学。十年一梦,一梦惊黄粱。配合今天在超市听到的乌龙闯情关主题曲的背景音乐,适合怀旧。

舒帆:

什么时候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,突然发现小学的记忆和初中的记忆交错了,看到一个名字需要考虑一下是初中还是小学,一眨眼很多年过去了。